December 10

December 16, 2012

20121216-120647.jpg

小西红柿开始拿着蜡笔画一些简单的图形了。自言自语地说着想象的形状和物品:圆形、三角形、横线、苹果、木瓜、太阳月亮和星星、小房子高高楼。

这是和妈妈一起完成的一幅。
下班回家和宝宝在一起的时光。

Waltz for bits

April 13, 2012

相识四年,4月9日,结婚两周年。去年此时,从上海到苏州园林玩了一天。两个人在路边吃晚餐,牵着手一起飞奔在夜里九点,赶至火车站再回上海。我们约定好,每年此日,约于他处,回忆和纪念我们巴黎异地相恋的那段时光。奈何今年的纪念日,只用了一条清蒸鱼面对。坐船荡三个小时去青岛可是想了一个月的事。家事多多,我已无法随时脱离,尽是累人泪。

昨儿两人晚十点从工作室(不开放时的书店)回家,从书店里出来到搭公车的一个上下坡,是很奇妙的一段路。缘由自 童趣、温柔、月光和甜蜜:

锁上卷门两人都会回头望一眼这座蓝房子,不说话,却相望对方,看看蓝房子再看看Wei。他们两个如我内心的两棵种子,摘下去,存心田;

走在半腰,会自动浮现乐乐的小样子和好玩的事,他的调皮和乖巧,两个人都要讲一小段,乐上一会儿;

从来都是顶着月亮或是点点星光离开这里,从坡上一路往下,对面是隐约的山和依附的小屋。春天的这几分钟路像是一座月光桥,踏着柔软的水、伴着几声叮咚声。然而难忘是冬日大雪覆盖那几天,一辈子不忘的彼此温暖和依赖。

_

昨晚回家后,Wei说想吃我做的红烧肉。拿出冰箱里买好的上乘的五花肉条,烧水、切姜、葱、蒜,准备桂皮、香叶、八角、冰糖和老抽。他在一旁给我切出每条1.5cm厚的肉块(笑)。大火烧开后转小火,预约三小时,炖到天明。

今早重听Vienna Teng的歌。

过早的,保留的。

July 12, 2011

在约克打工,整理旅馆的床单和窗帘时,望着窗外,清晨的欧洲城市清澈得看得见空气中的水气,我默念着寒冷时的魔法咒语期许能暖暖身子。用力地擦拭玻璃,和自己约定,在租的老房子里,一个人稀里糊涂地先过2年再谈恋爱。现在,这个心思又涌到脑子里了。

然而遇见wei的2008年,大概是生命里最最缓慢的心境与生活镜头了。别让最美好最遥远的梦想成真,是关于时间的让人无法释怀的说法。

发生爱情的人

April 3, 2011

第一次發生愛情的人,
隨未被人愛,
卻還是一個神;
但第二次發生愛情的人,
依然徒勞,
必定是個大傻瓜。
我——
就是這樣的一個傻瓜,
我又在愛著,
還沒有反應的;
星星、月亮、太陽,
在微笑著,
我同它們一起微笑
——於是毀滅。

.海涅.

某天的梦

September 19, 2010

下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竟然忘记自己和谁结婚了。结婚证照片上的他的样子在脑中好模糊,感觉上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庞。

跑去找到大学时交往的男朋友,不解地问他:是你和我结婚了吗?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不和我联系呢?让我一个人生活了这么久。他从二楼冲冲跑下来,双手抱着我的肩膀说:“傻瓜,当然是我啊!我是你的老公啊!” 此时他的样子清晰,一脸笑容。

可是我心里却一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,赶忙说道,“喂喂,等等,等等,我先回家把结婚证找出来确认一下。”在家里翻出结婚证,翻开一看,心里顿时轻松下来,终于看到那张我熟悉而又深爱着的脸:guanwei。

梦中,我不知觉地流泪了。而心里其实又好难过,我怎么会把wei的样子给忘记了呢?

联想到《我脑中的橡皮擦》这部电影,女主角得的医学上一种罕见的失忆症–阿滋海默氏症:会忘记自己爱着的人。

宝宝,我害怕。